<menuitem id="vfer2"><strong id="vfer2"><delect id="vfer2"></delect></strong></menuitem>

    1. <progress id="vfer2"><div id="vfer2"></div></progress>

      2024年非洲10大發展趨勢預測

      2024年01月02日 10:43 7619次瀏覽 來源:   分類: 現貨

      近日,咨詢機構非洲實踐(Africa Practice)分析了2024年的10大趨勢,涉及地緣政治、氣候、經濟以及穩定和安全。該機構還回顧了其所預測的2023年趨勢,并指出來年需要關注的重要動態變化。

      地緣政治、氣候變化和能源轉型

      1. 一席之地

      不出所料,2023年見證了非洲在國際外交和經濟舞臺上出鏡率大增,這種趨勢還將繼續。2024年對于非洲來說是重要的一年,因為更多的聯合國安理會激進改革提案遭到了挫折。

      2023年8月份,金磚國家聯盟增加了6名新成員:埃及、埃塞俄比亞、沙特阿拉伯、阿聯酋、伊朗和阿根廷,充分說明地緣政治格局發生了變化。盡管金磚國家被認為成員不均衡,但該組織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大。

      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無疑是兩個最強大的新成員國,由于他們的加入,金磚國家從一個能源凈進口組織轉變為石油產量占全球40%的共同體。埃及和埃塞俄比亞的加入也反映出這兩個國家的重要性。

      2023年9月份,非盟成為G20成員。這表明南非這個G20唯一的其他區域成員國無法有效地代表非洲大陸復雜而多元的優先選項。為非盟發出更強有力的聲音,承諾加強非洲機構,并鼓勵非洲大陸在主要決策機構中有更多的發言權。

      但寄希望聯合國安理會改革而獲得一個席位的愿望明年難以實現,因為主要推動者美國總統拜登2024年的重點是在11月份爭取連任。但這不會阻止非洲領導人鼓動爭取一席之地,并隨時提醒五大常任理事國領導人他們已承諾支持安理會改革。

      2. 氣候融資

      2023年,非洲越來越強烈批評北方世界未能履行和提高氣候融資承諾,包括答應提供1000億美元氣候資金。COP28做出一系列高調承諾后,2024年的重點需要轉向落實。

      在9月份舉辦的首屆非洲氣候峰會上,肯尼亞總統威廉·魯托(William Ruto)在這一問題上發揮了領導作用,并在氣候融資和必要的改革問題上聲明了非洲大陸的立場?!秲攘_畢氣候變化宣言》呼吁擴大和便利優惠資金,提高信貸額度和提供信貸擔保,以及新的債務減免干預措施和工具。

      非洲氣候峰會還提高了肯尼亞在可再生能源發電方面的領導力。但是,非洲僅吸引了3%的全球能源投資。如果非洲國家實現全面供電并滿足國家自主貢獻,這需要在2030年增長一倍至每年2000多億美元。

      非洲領導人在11月份舉行的COP28會議上發揮了突出作用。首日就創立了損失和損害基金,隨后東道主國阿聯酋投入了1億美元,其他捐獻者又湊集了5.5億美元,承諾為受到氣候災害影響的低收入國家提供援助。

      然而,這一數額遠遠低于預期需求,考慮到北方世界歷史上在氣候融資方面往往承諾的多兌現的少,如何執行仍是個大問題。一項研究表明,2013年到2021年,經合組織(OECD)承諾的氣候融資共計3430億美元,但其中三分之二沒有落實或很少與氣候有關。

      3. 綠色礦產

      2023年資源民族主義抬頭,非洲國家要求能源轉型所需關鍵礦產在本土加工。預計2024年非洲國家政府將關注可再生能源和綠氫為工業規模的礦物加工提供動力的機會。

      這表現為許多國家要求“戰略礦產”在國內加工。對于肯尼亞、剛果(金)、納米比亞和津巴布韋來說,作此決定的原因是全球動力電池對關鍵原材料鋰的需求上升,以及建立當地高附加值鏈和創造就業的需求。贊比亞和剛果(金)在持續推進經濟特區建設以生產電池前體的計劃,他們正在等待ARISE綜合工業平臺所作的預可行性研究結果。

      其他國家中,幾內亞政府正努力推動氧化鋁廠建設,該廠將加工其本土生產的鋁土礦,目前軍政府正在為擬于2024年底舉行的過渡選舉做準備。然而,這將取決于新輸電基礎設施的建設情況,否則企業難以利用新投產水電廠提供的廉價電力。

      幾內亞也可借鑒納米比亞的經驗,后者正在尋求依托新興的綠氫工業來生產直接還原鐵(DRI,Direct reduced iron)。這為排放占全球7%的鋼鐵生產脫碳提供了一條路徑,因為DRI特別適合電弧爐,可以用來生產綠色鋼鐵。

      經濟和商業

      4. 下行趨勢改變

      2023年,非洲經濟依然保持韌性,但全球經濟下行影響了基礎設施和科技投資,這兩者都是FDI的主要來源。2024年西部基礎設施將加強,在科技領域的自主能力提高。

      非洲大陸經濟增長繼續面臨通貨膨脹、利率和匯率壓力上升等主要不利因素。去年,全球利率飆升,資本向避風港回流,加上人們一直認為非洲是一個“有風險的”投資目的地,資金向非洲的流動受阻。美國和歐盟將為洛比托走廊建設提供融資,從大西洋沿岸的安哥拉到中非銅礦帶,這條走廊長達1750公里。這將使得剛果(金)和贊比亞銅陸路運輸時間減半,同時加快向北美和歐洲的出口速度。

      歷史上曾是非洲FDI主要來源的科技領域在去年一直面臨資金短缺、利率和運營成本上升的困難。這迫使幾家知名的非洲初創公司降低目標,并使資金來源多樣化,以確保長期可持續經營。

      在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泛非支付和結算系統(PAPSS,Pan-African Payment and Settlement System)等區域經濟一體化舉措推動下,增長的機會依然存在。目前,PASS在講英語的西非國家部署順利,會削弱美元、歐元和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的主導地位。在東非,埃塞俄比亞正準備整合該系統,而肯尼亞希望籌建秘書處。

      5. 食品風險上升

      2023年,通脹上升成為非洲大陸的新常態,推高了生活成本。非洲國家正遭受世界最高通脹率的困擾,2023年地區通脹率平均值為18.5%,創25年來新高?!逗诤9任锍h》的暫停使得國際商品價格持續高位,非洲國家進口變得復雜。

      雖然得益于貨幣對歐元堅挺,西非和中非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區形勢更樂觀一些,但通脹上升已成為其他幾個國家的常態。塞拉利昂、加納、尼日利亞、埃及、蘇丹、埃塞俄比亞、布隆迪、剛果(金)、馬拉維和津巴布韋都經歷了20%的通脹。這可能耗盡家庭儲蓄,使地區貿易復雜化,并導致生活水平起伏不定。

      食品安全形勢將惡化。估計大約有1.6億非洲人已經遭受嚴重食品風險,占非洲大陸總人口的13%。2024年,1700萬居民(占人口總數的9%),其中超過100萬名兒童將面臨嚴重的食品風險。尼日利亞北部形勢特別嚴重,70萬名5歲以下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在剛果(金),還有2580萬名公民,占人口總數的1/4,目前正面臨危機或極度危機的食品風險。

      6. 債務違約爆發

      不出所料,2023年是債務重組談判曠日持久的一年,突破和挫折時有發生。2024年,G20債務處理共同框架提供了贖回的可能,但也存在主權違約的可能性,即非洲國家無法延期未償債務。

      贊比亞的債務重組凸顯了二十國集團共同框架的優勢和不足。優勢是,這將使盧薩卡能夠同時與西方貸款銀行巴黎俱樂部和中國政策性銀行接觸,同時也受益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財政支持。然而,其達成可行協議的能力仍不明確。2023年6月,贊比亞與官方債權人達成協議,利用一種創新模式,根據該國的經濟狀況提供還款。

      隨后在2023年10月份,很快與債券持有人達成了協議。然而,IMF等官方貸款機構拒絕了債券所有人在基本情景下更快獲得現金返還的前景。這使得贊比亞在違約三年后沒有達成協議,說明談判將持續到2024年。

      G20共同框架的未來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加納財政部長肯·奧福里-阿塔(Ken Ofori-Atta)手中。2022年11月違約后,加納很快獲得了IMF在G20共同框架下的外部債務重組提案的支持,2023年4月借貸者成立了債權人委員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于5月支付了資金。然而,自那以后,進展停滯不前,2024年12月的選舉可能干擾談判,因為財政要求會減少而政治升溫。

      與此同時,隨著本幣兌美元貶值,償債成本越來越難以負擔,迫使各國政府采取緊縮措施以避免違約。

      在肯尼亞,魯托總統下令削減10%的政府預算以平衡賬目,但由于貸款利率高,該國仍難進入全球債務市場,這將使2024年6月之前償還20億美元債券的可能降低,因此需要付出更多代價。

      與此同時,埃塞俄比亞政府以外匯短缺為由未能支付3300萬美元的息票,即使在2024年12月本金到期之前,其10億美元的債權也可能違約。

      雖然政府有兩周的寬限期,可以延至圣誕節,但需要說服債權持有人延長還款期限,并確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項計劃為債務重組提供擔保。

      選舉

      7. 18個國家大選

      w020231229568107849707

      2024年將是非洲民主的豐收年,18個國家將舉行選舉,如下圖所示。

      三場關鍵角逐將產生新總統或政府:

      南非執政的非洲人國民大會支持率將自1994年以來首次降至50%以下,這為組建聯合政府開辟了可能性。八個反對黨擬定了一個多黨憲章,并簽署了一項選舉前協議,厘定了他們的政治優先選項、執政原則和無黨派議會情況下的權利分享策略。但是預計會出現內部紛爭。歷史上聯合政府在地方從未成功過,特別是在大都市。

      塞內加爾現任總統馬基·薩勒(Macky Sall)于2012年當選,并于2019年連任,2023年7月表達了辭職意向。他現在希望任命總理阿馬杜·巴(Amadou Ba)為繼任者,但這位前稅務督察缺乏薩勒的魅力或政治支持基礎。塞內加爾人對改變選舉進程的努力越來越感到沮喪,因為活動家奧斯曼·松科(Ousmane Sonko)被判刑而被排除在外,此舉引發了強烈抗議。到目前為止,反對派尚未組成統一戰線,但如果它在投票前支持一位共同的候選人,那么預計投票將進入第二輪。

      莫桑比克也將迎來新的國家元首,總統和立法選舉定于10月舉行。2023年10月,執政的解陣黨(Frelimo)在地方選舉中占據主導地位,投票將在政治局勢緊張、選民冷漠和嚴重不信任的背景下進行。投票受到欺詐和違規的指控所破壞,最終憲法法院決定推翻一些結果,但讓解陣黨掌管市政當局。這種行為使反對派領導人不太可能挑戰成功,但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解陣黨對候選人的選擇,預計2024年初會做出決定。

      8. 薩赫勒地區局勢堪憂

      2023年,軍事政變浪潮仍在繼續,尼日爾的政變加劇了人們對薩赫勒地區不安全局勢帶來的政治動蕩的擔憂。2024年,隨著人們將注意力轉向幾內亞計劃向文官執政過渡,薩赫勒地區的軍政府將越來越與鄰國格格不入。

      尼日爾與布基納法索和馬里軍隊聯手應對來自西非經共體地區的壓力,擔心地區大國尼日利亞的干預。2023年9月,這三國軍政府建立了各自的安全協議。薩赫勒聯盟要求這三國在成員國遭受攻擊時提供幫助。11月份,他們強化了聯盟,擴大包括政治和經濟領域的合作,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薩赫勒國家聯盟”。

      薩赫勒國家聯盟對于該地區過渡選舉前景來說不是好兆頭,因為布基納法索和馬里已被國際社會“遺棄”,無法從全球合作伙伴那里獲得原定于2024年舉行的選舉資金。這增加了幾內亞過渡的重要性,西非經共體在過渡僅連續24個月的基礎上批準了這一方案。

      這也是美國和歐盟支持幾內亞的基礎。官方稱,這意味著2024年底選舉后,2025年1月將移交文官政府。然而,迄今為止進展緩慢,幾內亞當局難以及時實施其宏偉的過渡藍圖,使得其成為薩赫勒國家榜樣的希望渺茫。

      安全

      9. 蘇丹沖突結局

      2023年,蘇丹國內戰爭嚴重影響了非洲之角和薩赫勒地區的穩定,流離失所加劇了埃塞俄比亞和乍得先前存在的難民危機。雖然沖突很可能在2024年結束,但其影響可能會在鄰國揮之不去。

      戰爭余波已經使得埃塞俄比亞沖突后的復蘇變得困難,很可能會破壞乍得2024年過度選舉計劃。蘇丹沖突有點像代理人戰爭,這使得海灣地區領導的斡旋努力成為泡影。與此同時,包括利比亞和中非共和國在內的其他面臨復雜安全問題的鄰國為武器提供現有的渠道。

      沖突似乎已經進入尾聲。這加劇了南蘇丹對輸送該國大部分出口的原油管道可能受損的擔憂。

      10. 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與東非共同體在剛果(金)的交易

      2023年,剛果(金)與東部鄰國之間的關系進一步惡化。2024年,各方力量將發生變化,長期困擾該地區的局勢動蕩不會停息。

      剛果(金)總統齊塞克迪多次批評東非共同體去年未能消滅M23民兵,導致要求東非共同體部隊在無法完成任務時撤離。

      平民對東非共同體部隊和聯合國維和人員的不滿引發了示威活動,東非共同體部隊最終于12月開始撤軍。

      2023年9月齊塞凱迪在聯合國大會呼吁撤軍后,聯合國長期維和的聯剛穩定團(MONUSCO)同意在11月底撤出。

      雖然不能解決沖突的根本問題,但剛果(金)希望來年與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建立更成功的伙伴關系。

      為確保2023年12月20日在剛果(金)東部舉行的總統、立法、省市級投票選舉的順利進行,南共體計劃派遣一支維和部隊。

      南共體部隊將立即部署,但他們的到來使這一進程合法性的可能性不大。其任務的有效性將進一步取決于必要的財政支持以及充足的人員和設備資源。

      因沖突而流離失所的100多萬選民很可能被剝奪投票權。短期看,選舉和非斯瓦希里語軍隊的到來有可能加劇緊張局勢,而不是有助于提高安全,剛果(金)東部的沖突將持續到2024年。

      責任編輯:葉倩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請登錄中國有色網:www.sxlzmp.com了解更多信息。

      中國有色網聲明: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
      凡注明文章來源為“中國有色金屬報”或 “中國有色網”的文章,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
      如需轉載,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 郵件:cnmn@cnmn.com.cn 或 電話:010-63971479)聯系,簽署授權協議,取得轉載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的文章,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構成投資建議,僅供讀者參考。
      若據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讀者自負,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

      乖含着睡H1V1,亚洲色偷偷综合亚洲AV伊人蜜桃,97无码人妻精品1国产精东影业,YING荡的雯雯第三部分